“门诊社会学”系列选题之二-有的时间就是省不

在这房间内有一个很大的难题:有限的时间内如何追求最高的效率,不只是快,还要够全够好。这个房间就是医院的门诊室,形形色色的人穿梭其中,不同的诉求,不同的病症,不同的...


  在这房间内有一个很大的难题:有限的时间内如何追求最高的效率,不只是快,还要够全够好。这个房间就是医院的门诊室,形形色色的人穿梭其中,不同的诉求,不同的病症,不同的命运……几平方米的空间浓缩成了社会万象。

  很快又来了一位爷叔,他碰碰前一位:“里面这个人进去很久了嘛。”“是啊,等好一会了。”

  等到里面的病人走出来(病人是位女士,病情比较复杂,看诊加体格检查,花了四五分钟),“熟悉论”爷叔一个箭步冲进门诊室,赶在顺序候诊的爷叔前就夹杂着抱怨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我等得花儿也谢了。医生,我要配点药。”

  何柳看着他的就诊信息,说:“你8点42号分挂号,现在是9点,就叫‘等得花儿也谢了’,你的时间和大家不一样的。而且你是46号,现在才看到28号。”话虽这么说,但她还是手脚麻利地帮他把药开好,然后开始接诊28号患者。

  事后,何柳解释说,看那个爷叔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属于爱抱怨的人,对于这样的人,只要不是太违反原则,那就按照他的要求做,否则可能会引来争吵,对门诊不利。

  对快言快语的外科医生何柳来说,她倒并不是怕争吵、投诉。她怕浪费时间,在前一期“门诊社会学”选题中我们已提到,在门诊中最大的困境是时间严重不足。

  何柳这两年的工作重心是看门诊,一个星期除去手术,她有6个半天的门诊,8月份,总共看了1300个病人,平均下来,一天要看100多个病人。

  “真的很累,我还和朋友开玩笑地说是不是要转行。”何柳曾在工作之余开了个公众号“小何姐姐讲故事”,记录下门诊中令她印象深刻的故事,但常常很久都不更新。“忙、累,没时间。”

  门诊时间有限,何柳不愿意多啰嗦,也不愿花时间据理力争,宁愿快快“打发”掉无理的病人,但有些时间,她就是省不了。

  一位女士带着坐在轮椅上的母亲进了诊室:“医生,帮我妈妈背上的褥疮清创一下。”

  何柳掀开老太太的衣服,看了背上的褥疮,很明确地告诉她:“现在还没到可以清创的程度。”(治疗褥疮的关键是去腐生肌,但老太太的伤口部位还未完全变成腐肉,不利于治疗。)

  女士看着温柔,但态度很坚决:“你看,不是已经坏掉了吗,应该可以清创了。”她指着突出的部位。

  “确实,我们日常会说‘肉浮起来了’来决定清创的时机。但是你看,周围还没有完全‘浮起来’呢,清创会让骨头曝露出来,躺着会很疼,也不利于伤口愈合。”

  何柳继续解释:“我们做一项治疗,总是希望利大于弊。但如果我们现在就着急清创的话,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令她更疼,更难受,而且之后恢复得更慢。那我们何不再等段时间,等伤口适合清创的时候再说。如果她现在躺着不舒服,可以用气垫床。”

  听了“利弊说”,原本态度非常坚定的女士终于改变了主意,推着母亲离开了诊室,“那我们过一阵再来。”

  一个妈妈来给女儿配药,是一种专用于炎症性肠病的药物,门诊配不出。妈妈很着急:“孩子经常要用的,另一个医院也配不了,那边医生建议我来九院试试,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何柳随手拿过纸笔写下两个时间,“周一上午有李幼生主任的门诊,他是克罗恩病的专家;周三上午我们有个炎症肠病门诊。你可以到这两个门诊试试,他们那或许能解决你的问题。”

  有个小伙子发生嵌甲(甲板侧缘长入附近的软组织中,像异物似的插入甲沟而引起疼痛),后又因为处理不当引起发炎脓肿。何柳每周二看嵌甲门诊,所以对于这样的问题很有经验,她告诉病人换药的频率和护理的方法。

  “嵌甲发过几次了,我怎么这么容易出这个问题?”对小伙子这个叩击“本质”的问题,何柳不再单纯只用语言来回答,她在纸上画了一个指甲的形状,旁边添加几条辅助线,“你平时是不是这样剪脚趾甲的?其实应该这样……”

  不了解的人此时走进诊室,还以为进入了数学辅导课堂,何柳这样讲解一番之后,小伙子翘着脚离开诊室时,表示自己解了疑惑。

  一位阿姨由爷叔陪着来看诊,面上有担忧。“何医生,我胆囊发过毛病的,这次背痛好几天了,是不是胆囊又发病了?”

  阿姨前两天已经去别的医院看过了,血检尿检B超都做过,可还是没有明确病因。

  重新坐回椅子上时,何柳已经有了明确的方向:“你这次的背痛和胆囊没关系。检查报告都没有显示问题,而且你胃口是好的,胆囊炎发作时通常会没有胃口,你之前发过,应该知道。还有我刚才检查时,你背部明显有几个按压痛点,综合各种因素,这次应该只是搬重物扭到了。这样的背痛再痛上一到两个星期,都是正常的。”

  不过,何柳并没有停下,她提醒了她胆囊的问题:“但你的胆囊确实有问题,是需要开刀的。胆囊开刀这件事你们要开始放到台面上讨论了,什么时候开,在哪里开,不要拖太长时间。”

  解决了阿姨的当下问题并提示了远期问题后,何柳有一点感触,“现在门诊中有个现象不可取,那就是医生问得少,摸得少。其实有些病通过问诊和体格检查就能确定。”

  门诊中,时间有限病人多,确实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作为专业的医生来说,有利于明确诊断出病情的步骤一个都不能省。

  早上的门诊看到中午,来了一个3岁左右的小病人。爸爸说孩子大便的时候常常有血。之前在医院看过,还做了肠镜,检查下来没什么问题。“吃了苦头。”陪同前来的爷爷心疼地说。

  何柳问:“大便的形状分别是怎么样的?出血是什么颜色?孩子平时吃不吃蔬菜?”

  根据这样描述,何柳很明确地表示:“大便太硬了呀。”她让孩子趴在爸爸腿上,露出屁股,准备做个检查。

  谁知道,孩子大哭起来,拼命挣扎。好不容易检查好,孩子的哭闹依然没有停止。“之前大概是有不良的记忆,被看屁股这个动作吓死了。不过没事,应该是大便太硬太粗了,他的肛门那有裂开的小口子,所以才会出血。回去多让他吃酸奶、火龙果,这些食物对于软化大便效果很好。”

  对于不需要再做肠镜这件“吃苦头”的事,爸爸和爷爷显然都松了一口气。孩子发现检查没那么可怕时,也渐渐地低了哭声。

  “今天门诊算轻松的。”等到最后一个病人看完,何柳去上洗手间。这一个上午的病人数,停留在52上。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