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高职教育走进“一带一路”

作者:厦门大学教授,本文为作者在厦门大学一带一路发展论坛上所作报告潘懋元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是古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需要...


  作者:厦门大学教授,本文为作者在厦门大学“一带一路”发展论坛上所作报告潘懋元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是古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需要高等职业教育培养工匠型的技能人才。

  首先,发展中国家需要基本建设,这也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设立的宗旨。而基建之首要是铺路架桥,也就是我们中国的经验——“要致富,先修路”。许多发展中国家需要培养大量铺路架桥的工匠型技能人才。

  其次,发展中国家大多是农业国,有的还是农业与游牧并存的国家。不论是农业或牧业,都需要改良;而农村与牧区,也需要改造。根据中国精准扶贫的经验,农业、牧业的改良,农村、牧区的改造,需要培养大量的农业、牧业工匠型技术人才和经营管理人才。其实,其他行业,不论是工业或是商业,也都需要基层的经营管理人才。所有这些农业、牧业工匠和基层经营管理人才,都需要通过高等职业教育来培养。

  再其次,发展中国家的服务性行业,即第三产业,也必然要随着科技的进步与生活水平的提高而发展。尤其是我们已经进入信息社会和网络化时代,从事服务性行业的就业者,需要有更高的智慧与技能。

  中国现有高职院校1418所,比普通本科院校还多,其中有一批示范性高职院校,更为重要的是高职院校的专任教师约47万人,其中有不低于40%的“双师型”教师,他们既有一定的学术水平,又有丰富的职业实践经验,能够胜任培养工匠型技能人才。

  特别是中国的高等职业教育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办学经验。例如,如何建设校内外实训基地,如何形成产、学、研一体化的教育体系,以及如何促使企业成为高等职业教育的重要办学主体等。这些办学经验,都有利于走进“一带一路”为沿线发展中国家办好高等职业教育。

  不仅发展中国家需要高等职业教育,提高高等职业教育质量、更好地发挥高等职业教育的作用,也是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所有国家的共同诉求。无论是欧洲职业教育基础很好的国家,如北欧诸国和德国、英国,还是亚洲的新加坡、日本,以及大洋洲的澳大利亚,都在提高高等职业教育的地位,使高等职业教育更加符合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现实需要,并融入终身教育体系之中。以日本为例,从今年4月1日开始,将原本实施职业教育而地位与水平较低的短期大学,改制为专业大学(四年制)与专业短期大学(二至三年制),专业大学毕业生可授予学士学位,专业短期大学毕业生也可授予相当于副学士的短期大学学士学位。同时,专业大学和专业短期大学还向社会人士开放,除招收高中毕业生外,广大社会人士都可按一定要求申请入学,利用夜间课程或白天分段的小班课程进修,积累学分,取得学位。

  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进入“一带一路”,可以从“一带一路”办高职中汲取新经验,形成新知识,这将对国内高等职业教育起到重要的反馈与激励作用。过去,中国高等职业院校如何办学,如何开设课程,如何培养学生,只有从国内的办学中总结经验,形成知识。出国办学,将要用不同的语言文字教育外国学生,不论对于学校的领导管理,还是对于教师的教育教学,都是艰巨的新任务。正是这种艰巨的新任务,激励高等职业教育的办学水平与师资水平不断提高,形成领导管理与教育的新知识。同时,出国办学,将使高等职业教育进入“国际化”行列。以往,只有“211”“985”“双一流”这类大学才有“国际化”的资格,而今后高职院校也将出国办学,培养外国学生,进入“国际化”行列,从而提高中国高等职业院校的地位。今后的高等职业教育同普通本科教育,将不再是层次高低之分,而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教育,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

  表面看来,美国传媒推动民主自由,但事实上,美国传媒并未超越政治而存在,而是以一种“去政治”的表象, 对内维系权力精英统治下的个人主义民主,对外协助军事-商业复合体实施霸权能力。

  《反海外腐败法》本是美国单方面的国际反腐行动,但鉴于美国在世界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其影响逐渐扩大,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全球反腐实现了从无到有,并逐渐演变成一个全球腐败治理机制。

  历经70年艰苦卓绝的探索和努力,现在我们实现了新中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沧桑巨变。这一伟大跃迁的基础是中国的经济发展。

  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的今天,推动文明交往互鉴走向深入,必将使亚洲人民生活更加幸福美好,必将使人类文明之花绽放得更加缤纷绚丽。

  在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过程中,应尽量推动“一带一路”回归经济外交的本质;应通过引导更多社会力量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方式,突出和彰显“一带一路”的经济合作倡议属性。

  历史深刻表明,爱国主义自古以来就流淌在中华民族血脉之中,去不掉,打不破,灭不了。我们纪念五四运动、发扬五四精神,必须缅怀五四先驱崇高的爱国情怀和革命精神。

  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各参与方共同努力,齐心做大世界经济的大蛋糕,从而使得所有直接或间接参与建设“一带一路”的国家和人民从中受益。

  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正是在中国网信事业建设实践中不断完善并最终形成,它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经验总结,体现着党和国家对信息化时代特征的探索以及对中国国情的深刻认知。

  民众预期既不能过多超出社会实现能力,也不能低于现实境遇状况。只有让预期保持在一个张弛有度的合理区间,才能激发社会活力,促进经济社会健康稳定发展。

  从早期的局域网发展到5G时代物联网,革命性的技术为世界带来了过去难以想象的便利和快捷,成为推动人类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不可或缺的“福器”。

  全面树立跨界理念,开创具有中国特色的跨区域治理新格局,构筑跨界融合共享的大都市圈,是实现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金钥匙。

  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是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特征。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有8处提到了“高质量发展”。

  以信息传播技术为手段,以“数字中国”建设为依托的改革创新是重塑中国经济内在结构和调整中国与世界关系的重要驱动力。

  在青年科技人才培养和使用中,建立科学的人才评价机制,对于树立正确用人导向、激励人才发展、调动人才创新潜能具有重要作用。

  在我国迅速发展壮大的高水平行业特色型大学,更具备转型为创业型大学的先天优势,这支生力军应是我国未来创业型大学发展的主体力量。

  加快农村全面转型,促进农村社会发展与乡村治理现代化,必须全面激活主体、要素和市场,激发农村发展的活力和动力。

  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始终是我们党的奋斗目标。在新时代,需要抓住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推动法治建设向纵深发展,续写法治建设新篇章!

  党中央提出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实,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关键是体现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实。

  习总书记强调,“要警惕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这提醒我们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不仅要理直气壮、旗帜鲜明,而且要始终坚持实事求是。

  通过各种形式的发展融资和发展合作,与广大发展中国家以及发达国家结成发展能力共享的共同体,推动实现全球更大范围的共同发展、共同繁荣。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