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分析股市是否真的有用?写在暴跌后央行降

自去年11月开始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所用的通过预推政策或行业新闻进行中长线交易的方法的严重缺陷后(难以找到相对合理的买点和卖点),便一直在翻阅技术分析类的书籍,希望能...


  自去年11月开始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所用的“通过预推政策或行业新闻进行中长线交易”的方法的严重缺陷后(难以找到相对合理的买点和卖点),便一直在翻阅技术分析类的书籍,希望能通过技术分析完善自己的交易方法。但当我们独自步入一个新领域时,最为苦恼的便是缺乏老师指导,仿佛置身大草原之中,每一个方向都是路,便是没有方向,不知从何学起,对于技术分析的学习同样如此。当我往图书馆的书架前那么一站,看着满满两架子上近百本关于技术分析的书籍时,整个人生都迷茫了。而书架上的书书名俗如《股市赚钱这几招就够了》或清新如《MACD指标精讲》,各式各样,让人不知该从哪本看起。且大多数技术分析类的书籍对于所阐述的操作系统与指标并没有在书中给出指标背后的逻辑解释,如《MACD指标精讲》在书中只对各种形态给出了判断,却并没有就其判断给出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这样的交易操作技巧仿佛“能治病的人血馒头”,没有结实世界观(市场观)的方法论实在叫人不能性福、不敢轻信。

  且市场上也不乏技术分析的反对派,认为技术分析不过是自欺欺人的玄学。而网络上的技术分析大牛们又普遍有这样的一个认识:市场不可预测。

  至此我也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如果技术分析不能预测市场,那么那些技术分析派的大牛们又为何还能用它从市场中赚钱?如果技术分析真的如同那些预测双色球彩票号码走势般可笑的玄学,那我岂不是把时间都白白浪费了?如果无法做出精准预测,那又凭什么从股票市场中获利?

  这些疑问一直缠绕着我,直到前段时间读完《黑天鹅》后,我终于,更!迷!茫!了!

  《黑天鹅》的作者塔勒布在其书中写道:“当我质疑预测者的工作时,通常得到两种反应:一种是应该怎么办?你有更好的预测方法吗?另一种是:假如你那么聪明,让我看看你的预测。实际上人们通常以傲慢的姿态提出第二个问题,旨在显示实践者和“行动者”相对于哲学家的优越性,他们通常不知道我从事证券交易。当我的一名客户问我有什么预测,而我告诉他我没有预测时,他感到恼怒,并决定终止我的服务。人们有一种缺乏反省的习惯,就是让公司回答一些问卷表,填写公司的“展望”。我从来不做展望,也从来不作专业预测,但至少我知道我无法预测。”

  预测困难的急剧增加来自对这个系统稍稍增加的复杂性。结合《黑天鹅》书中的观点,不仅我们的世界无法被预测,退一步说,股票市场也无法被预测,股票市场远比这个三体问题复杂得多,也远比一场球赛复杂得多,它包含了无数的交易者。我们面对的是所谓的动态系统,而股票市场同样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动态系统的特点。基于此,我们解决了第一个疑问“市场不可预测”。那么面对不可预测的市场,我们又凭什么能从市场中赚钱?

  在足球赛中,虽然并不能预判对方将采取怎样的进攻策略,但可以确定的是,对方的最终目的一定是破门得分(废话),虽然防守方并不能完全确定下一秒对方是球员是持球向右突破还是采取传球向左突破,但基于“破门得分”这一最根本的核心利益防守方还是能确定对方的进攻方向的——向前(废话),而基于对对方各个前锋球员跑动的观察,我们也才能不断调整策略应对对方的进攻,而两支球队在日常训练中构建的攻防体系在此时便不断发挥着作用不断进行着博弈。

  而在股票市场中也同理,虽然我们并不能确定股市最终的走向,但可以确定的是,在A股市场中几乎每一个市场参与者的核心利益都是“低买高卖”赚取差价。虽然不能做到精确的赚取每一分钱的差价,但基于赚钱这一核心利益,“低买高卖”便是每一个市场参与者的进攻方向,当前期涨幅如此巨大,几乎每一投资者都有着厚实的账面浮盈时,卖出变现,股指下跌便是整个市场的大概率行为,也因此我们才能通过观察市场行为作出相应反应的。而技术分析便是我们观察市场的工具与手段,技术分析并不解释市场涨跌的背后逻辑,只是对市场当下行为的描述,市场行为的表现是意见相同或不同的所有投资者的汇总——也即技术分析中的三大假设之一——市场行为包容消化一切信息。至此我们便可依据所观察到的市场行为(MACD对市场趋势的描述、MA对市场平均持仓成本的描述等)结合日常构建的交易策略对所持有的仓位进行做出动态的调整。

  那么构建了一套合理的交易策略后我们便可百分百的战胜市场了吗?唔,哪有球队每次球赛都赢的,那输球了该怎么办?哭吗?年轻人,做错就要认。

  当我们看到盘着球一路向我们跑来的对方球员身体重心向右偏移时,通过观察我们只是看到了“这家伙重心右偏”这样一个客观状态,但经过在脑海中的意淫加工后我们得出这么一个主观结论与一个屡试不爽的应对策略“这家伙想从右边过我,出右腿绊他个狗吃屎哎嘿嘿嘿咦嘻嘻嘻啊哈哈哈”,然而哪怕是我们屡试不爽的招数也总有会被“市场”给晃过去的时候,那么此时能保证我们本金所受伤害最小化的应对策略便只有假摔,啊不,止损了,设立止损位,并坚定的执行,同时在每一次被市场打脸后都要忍痛做好反思与总结。也因此,因为市场的不可预测,我从不敢对身边已入市的朋友给出任何“具体”的操盘建议。一旦我给出的操作策略与市场的最终走势方向相反,我将使接受我建议的朋友蒙受不小的损失,我自己也会内疚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5.最后引用近来的走势作为具体例子说(吹)明(牛)一(逼)下macd在操盘中的应用及其片面性

  我们先来看看MACD指标的中的核心数据DIFF线日平滑移动平均值)的公式构成(其实可以不用看公式,接着往下看我吹牛逼就好):

  当短期均线与长期均线间差值得绝对值缩小时,其反映的便是股价变化速率的降低。

  当DIFF线出现底背离,或当DIFF上穿DEA时(金叉),即表明股价跌速放缓,此时股价见底的可能性增大,我们可以以此为参考进行买入操作,小量建仓;而当指标出现顶背离,或当DIFF线下穿DEA线(死叉)时,表明股价涨速放缓,股价见顶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大,为确保收益避免风险,此时我们可以卖出一部分仓位确保收益。

  5月以来,沪指两次趋势性下跌(5月5日至5月7日及6月16日至今)前macd指标均提前给出了看跌信号,而这两次下跌我都躲过了,但5月28日的单日暴跌我并没有躲过,所以macd只能描述相对长周期的趋势性状态,对于短期突发状况无法描述。贴下图,图中标有绿色箭头的地方即是DIFF线下穿DEA线给出的信号:

  那么是否只要DIFF线下穿DEA线(死叉)便是看跌呢?前面已经说过,技术分析只是观察市场的工具,我们只能由“死叉”得出一个“市场涨速放缓,市场里做多意愿减弱”这么一个客观结论而已,而更具体的判断还要结合其他指标对市场的描述来获得。但只要我们理解了市场博弈这一特性,我们就能以此选择相应的指标来指导我们的操作,降低风险,提高收益率。

  Macd指标只是对市场趋势的描述,却并不能描述市场的平均持仓成本,也不能描述市场里短期或长期的支撑或压力位。所以最近在学习具有支撑压力指示作用的指标——BOLL线的运用,在这两周的下跌中,BOLL线左右(即上图中的横向白线),之前一直和英语系的基友调侃说就看下星期沪指能否最终站稳4050一线和macd的零轴了,但心里一直没底,没想到这周周末央妈再次放水降准降息,对股市算是一个利好消息,你要问我兹不兹瓷,我是兹瓷滴,你要问我能不能预测下星期行情会怎么走?牛市是不是还会继续?我不知道!

  这波牛市走到现在呢,赚了一点点小钱,余下的还赚了很多很多经验,当然这些经验都是用账户里的浮盈去买的。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